2017年全球鐵礦石供應將增加多少?約5000萬噸!

2017-03-13
2017年,力拓、必和必拓、FMG、淡水河谷等四大礦山將增產3000萬噸,考慮到RoyHill(羅伊山)、中澳SINO鐵礦等產能逐步釋放,以及部分高成本礦山產能退出等情況,預計2017年全球鐵礦石供應將增加5000萬噸左右。     李新創     隨著我國鐵礦石消費的大量增長,以及國內鐵礦石產量無法滿足需求,進口鐵礦石量從2003年的1.48億噸增長至2016年的10.24億噸,鐵礦石對外依存度從44.4%上升到87.3%。今后一個時期,我國鋼鐵產業仍將面臨鐵礦石安全供應保障的挑戰。     在政府工作報告提出2017年將扎實推進“一帶一路”建設的背景下,我們該如何抓住機遇,從戰略高度加強鐵礦石安全供應保障體系建設?     從當前的情況來看,全球鐵礦石市場下列“三大特征”將長期存在。     全球鐵礦石貿易高度集中     當前,全球鐵礦石供應市場高度集中于兩個國家、四大公司。2016年,澳大利亞、巴西鐵礦石出口量占全球出口量的約80%,四大礦山的鐵礦石產量占全球鐵礦石貿易量的約67%。     鐵礦石主要進口國為中國、日本和韓國。2016年,中國進口鐵礦石10.24億噸,占全球總進口量的約67.4%;日本進口鐵礦石1.30億噸,占比約8.6%;韓國進口鐵礦石0.79億噸,占比約5.2%。2016年,三國進口量合計達12.33億噸,占全球總進口量的約81.1%。(傳送門:去年,我們從澳大利亞、巴西、南非等國到底進了多少鐵礦石?)     鐵礦石市場將保持供大于求局面     2017年,力拓、必和必拓、FMG、淡水河谷等四大礦山將增產3000萬噸,考慮到RoyHill(羅伊山)、中澳SINO鐵礦等產能逐步釋放,以及部分高成本礦山產能退出等情況,預計2017年全球鐵礦石供應將增加5000萬噸左右。而中國作為鐵礦石需求量最大的國家,在鋼鐵產業已進入減量化發展階段的背景下,從整體和長期來看,鐵礦石需求量步入下降通道將是必然趨勢。因此,從全球范圍看,鐵礦石供大于求的格局將在今后一定時期內長期存在。     中國鐵礦石高度依賴進口     盡管中國鐵礦石資源總量較大,但其“貧、散、細、雜”的稟賦特點,決定了其在開采條件、運營成本等方面的先天不足。比如,據統計,中國鐵礦石平均生產成本在80美元/噸左右,是國際鐵礦巨頭生產成本的近4倍,市場競爭力較弱,逐漸形成了“無效低效產能嚴重過剩、優勢優質產能嚴重不足”的困局。同時,盡管中國鋼鐵步入了減量發展通道,但仍將保持高位運行,對鐵礦石的需求量仍然巨大。預計到2030年,我國鐵礦石對外依存度仍將保持在85%以上。因此,國產礦只能作為進口礦的有效補充和戰略儲備,高度依賴進口礦的格局短期內難以破解。     中國是全球最大的鐵礦石消費市場,需求量占全球總量的近60%,但我國鋼鐵產業集中度低,海外權益礦規模小、缺乏競爭力,導致我國鋼鐵產業在鐵礦石原料市場上影響力不夠,在四大礦山主導的鐵礦石協議短期化、定價指數化、交易金融化趨勢下,鐵礦石價格波動劇烈,嚴重影響我國鋼鐵產業的安全穩定運營。     整體來看,我國高成本礦山大部分關閉,海外權益礦建設停滯不前,對外依存度有擴大趨勢,進口鐵礦石來源集中于澳大利亞和巴西兩國,且90%以上是海運鐵礦石,需經過南海區域,運輸通道單一。因此,我國鐵礦石資源保障體系建設面臨嚴峻挑戰,完善鐵礦石資源供應保障體系建設迫在眉睫。     對于如何加強鐵礦石資源安全保障,建議如下:樹立底線思維,穩定國內礦產量     通過政策支持、宏觀引導,建立鐵礦企業“白名單”,開展規范化管理,支持一批競爭力強的國內鐵礦企業發展,通過規模化、集約化開發,提高礦山管理水平,改善生態環境,強化國內鐵礦石供應的基礎保障作用。提升海外低成本優質權益礦供應比例     借助國家“一帶一路”倡議,加強鋼鐵國際產能合作,實現鋼鐵全產業鏈“走出去”,在與沿線國家形成互惠共贏關系的前提下,建設海外低成本優質鐵礦石供應基地,提升權益礦供應比例。增加廢鋼供應,減少鐵礦石用量     加快廢鋼加工配送體系建設,規范管理廢鋼資源流向。支持報廢汽車、報廢船只等廢舊拆解產業規范化、集聚化發展。以產業化、產品化、區域化為方向,圍繞廢鋼加工示范基地建設和布局優化,擴大規范化、標準化廢鋼加工配送企業的加工規模和配送能力。推進建立客觀反映供求關系的定價機制     當前,鐵礦石市場正處在變革期,這也是推進定價機制優化的機遇期。推進定價機制優化,一是推進鐵礦石定價方式的多元化;二是積極推進鐵礦石期貨和鐵礦石交易平臺健康發展,充分發揮其價格發現的功能,防止過度金融投機;三是建議開展鋼價與礦價聯動研究,推進建立客觀反映供求關系、實現上下游共贏發展的鐵礦石定價機制。     創新模式,健全“走出去”服務保障機制     首先,創新海外鐵礦石投資模式;其次,加強經貿、財稅、外匯、海關、外交等政策協調和支持;再其次,加強海外鐵礦石資源勘查開發風險監測預警機制;最后,積極培養復合型礦業高級管理人才和技術人才。
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七码四期倍投